「如果能成為像周一同學這樣的人,或許也無妨呢。」

「那是甚麼意思?」

「其實我有時候很好奇...」
他面向我,用一種曖昧的眼神說道:「周一同學所看到的風景,到底是怎麼樣的呢?」

......

我愣住了。

我曾有過和他類似的想法,但我從沒想過他會對我拋出這種問題。
難道他是對我產生好奇心了嗎?
比起注視自己眼前的一切,我更想接近的場擁有的那個世界。
在他眼裡的妖怪和人類,究竟是甚麼樣子的呢?

「不過,像周一同學那樣,或許不適合我吧。」

他瞇起雙眼,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,他的笑意中似乎帶著嘲諷,又好像是憐憫般的令我壓抑,但就是因為太過於平常,我或許早已習慣他難以捉摸的笑容,那是不是意味著我已經漸漸走向和他同等的位置......


深紅色的雙眸不再成對,取而代之的是寫滿符咒的白色眼帶。
木屐隨著走動發出的噪音,油紙傘轉動著像萬花筒般都令我暈眩。

你用我後面的名字稱呼我,對我露出冷漠的微笑,
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评论
热度(15)
© bug/Powered by LOFTER